中国棕榈油何去何从?

2020-06-29
 

芝商所CMEGroup 作者:Nelson Low

2020年初,利好基本因素塑造了棕榈油市场。彼时全球对棕榈油的需求逐渐上升,消费增长速度是生产速度的两倍以上。

2019/20 年度棕榈油的消费量预期比产量多320万吨, 这种供需缺口只能通过减少现有库存来填补,导致棕榈油库存达到2009/10年以来的最低库存水平。但随后情况快速转变。

用途广泛的棕榈油

棕榈油最近的火爆也是意料之中,因为其用途广泛,包括lol竞猜、食品添加剂、生物燃料、动物饲料等。这些用途与其他的lol竞猜比如大豆油和菜籽油类似。

棕榈油的优势不只在于广泛的用途,它的效率也较高,产量是其他油籽的近五倍。例如,每公顷棕榈生产3.3吨油,相比每公顷大豆仅生产0.4吨油及菜籽和向日葵(2.57 +1.58%,诊股)每公顷仅生产0.7吨油。

棕榈油的生产高度集中,印尼作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2019/20年度产量高达4250万吨。马来西亚次之,年产量达1900万吨,其次是三个产油大国——泰国、哥伦比亚和尼日利亚,产量总和为570万吨。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进口国,2019/20年进口量预期约975万吨。紧随其后的进口大国是欧盟和中国,中国在2019/20年进口了约730万吨棕榈油,足够满足国内所有需求。

棕榈油价格

2019年大多数的时候棕榈油价格一直稳定上升,但新冠疫情的突然爆发令价格上涨也随之结束。疫情爆发后,需求预期下降,价格随之暴跌。

棕榈油价格是受很多因素影响的,比如全球经济回暖的速度、防疫措施对印尼和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的影响、主要产区的天气以及政府为支持生产商及用家而采取的措施。

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BMD)和大连商品交易所(DCE)的棕榈油合约作为棕榈油市场全球定价基准,其期货合约分别以马来西亚林吉特和人民币计价。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棕榈油合约是以美元计价的。

中国与棕榈油

在中国,棕榈油的需求主要由其用作lol竞猜和作为方便面和化妆品生产中的主要成分来驱动。

由于棕榈油很重要,中国为了确保棕榈油的供应,近几年已经开始在产业链上游布局。例如聚龙集团就已在印度尼西亚开发了50,000英亩的棕榈种植园。同时,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正在海南试种产油的棕榈树。可是由于棕榈油的需求不仅会受到新冠疫情这个热点的负面影响,还有一些其他的隐含风险,中国对棕榈油的需求是否能维持在目前水平还需要观察。

棕榈油风险仍存?

高效而大规模的生猪养殖,将带动对豆粕这种饲料原料的需求。豆油作为生产豆粕时的副产品,供应也会因此过剩。由于棕榈油可以被豆油轻易取替,豆油供应过剩可造成棕榈油需求减少。由于中美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取消了部分对美国大豆的进口关税,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大豆数量也有所增加。

另一个风险是消费者行为改变。如果消费者倾向其他更容易得到或看似更可持续,这情况可能不利棕榈油生产,生产商需要因市场发展而管理这风险。

后市仍有机会?

另一方面,不是所有因素都利空棕榈油,还有许多因素在推动中国棕榈油的需求。其中最重要的是中美贸易协定。中国在协议中承诺购买价值4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这可能利好棕榈油。

非洲猪瘟造成中国的生猪数量急剧下降,因此中国似乎准备进口更多的美国猪肉。豆粕的饲料需求减少,豆油的产量也将随着豆粕减少,从而有利于棕榈油需求。如果美国猪肉的生产和运输不受新冠病毒的严重影响,那么这可能导致棕榈油的需求创下历史新高。

另一个更明显的利好因素是价格。棕榈油的价格通常比豆油便宜很多。如果其他lol竞猜与棕榈油之间的价差扩大,那么中国的需求不仅将保持现有水准,而且还会继续增加。

展望

通过中国对海外棕榈种植园和肉类公司的投资,例如双汇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现名WH集团)收购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可以窥见中国试图通过海外收购来实现国内食品安全的计划。

另一方面,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近期表示提高猪肉产量是主要目标,这表明政府不想依靠进口提升生猪产能。不论哪种方式,中国的农业和粮食安全政策都可能对未来的棕榈油需求产生重大影响。需求的上升或下降取决于中国选择的道路。